林都.

这里冰点,无肉不欢,感谢你来

好久没来了,文儿我真不是成心断肉。我真的没时间写,看之前的想不出来我是怎么能写这么多字儿。我尽量有时间就填点有时间就填点。

【江海】还是你(八)

*蒋易视角+第三人称
*OOC
*文风稍阴暗,如果看到一半心理不适一定要点退出或者把这篇文划走!


“左脚,右脚,左脚,右脚。诶你手跟着动啊,相反的不是一顺儿的!来跟着我”
看着海宇的动作。这么标准,之前一定吃了很多苦吧,练了多久才会练成这样?他要是再高一点,当个偶像演个偶像剧完全没问题啊。
“蒋易?蒋易!你在听吗,盯着我干嘛”
“啊,哦哦,哥,刚刚稍稍想了想步子怎么走,你再跳一遍,我跟着你”
真是撒谎不过脑子。海宇居然也信了,或者可能是着急教会这个步子?于是又开始喊节拍跳。
蒋易从来没觉得控制意志这么艰难过。他的眼睛总是会从海宇的手和脚上飘到脸上甚至全身,思维也渐渐的飘远。突然自己醒悟过来,把脑子拽回来,并控制好眼神,强迫自己继续学。
学了几遍,海宇看差不多了,便拉着蒋易回到了演播厅。
最后一个节目正好结束,招呼众卡司们都过去,准备节目结尾。过了场开始跳结束舞。这次蒋易跳的意外的顺。
结束之后,海宇拉住蒋易“一会儿一起出去吃饭吧”
“诶,好”
也不知道是在期待什么。跑去化妆室换了衣服卸了妆,坐在门边的椅子上等着海宇换完出来。
搓搓手,莫名的紧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抱歉,脑子真是一点都分不出来写文,今天打算写一写,突然发现一篇存粮

谁来拯救我的有毒脑洞。

张海宇发完情人节微博之后…被183干了个爽【手动微笑

【江海车】猫(中)

*车
*随意视角…写到哪儿是哪儿
*猫系海宇

推了推门,发现门没锁,轻轻的推开门,蹑手蹑脚的踩进去,发现蒋易正坐在椅子上玩手机,由于背对着门,所以没有看到门口的情况。
海宇探个头,发现蒋易屏幕上,是一个人穿着绿色的衣服画着夸张妆容的自拍。凑近了仔细看,这这这这不是自己之前活动的自拍吗!?
眼睁睁的看蒋易长按屏幕,保存,翻下一张,长按屏幕,保存再翻下一张,气不打一处来,伸手抢过手机就跑。
可惜脑子不灵光,跑错了地方。本来直着跑能直接出门的,谁让他非得拐个弯儿呢,拐进了厕所墙壁与床的夹角里。看着迎面而来的蒋易,海宇突然觉得自己就是在作死,但是谁让他看自己黑历史的呢!
海宇闭起眼睛,用力伸胳膊把手机举到头顶,为了不让蒋易拿回手机,甚至还垫起了脚。然而他低估了蒋易的身高,也低估了蒋易的智商。
只见蒋易从旁边桌上抄起一包类似干草末的东西,在海宇面前晃晃,一道黑影闪过,再看的时候,海宇已经扑到了蒋易的怀里。
【玩家蒋易获得手机x1海宇x1】
等海宇自己反应过来,脸已经红的直冒烟儿了,立马推开,坐床上低着头。蒋易却像事先知道海宇反应一样,捏着那包干草末看着海宇咧嘴笑。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屋子里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,还是蒋易先开头的话。
“还害羞呢?”
“……”
“害什么羞啊,又不是没抱过”
“……”咬唇,抬头,瞪。
“好啦好啦,”走过去坐在人旁边,勾着人肩膀“不是你的问题”
蒋易拿出那包干草末,海宇立刻抬头盯着干草末。
“猜猜这是什么”
“什么草的粉末?”
“猫薄荷”
“……蒋易你给我出去!”
蒋易伸手把装着猫薄荷塑料包扔到床上,海宇就顺着塑料包的轨迹扑了过去,趴在了床上。一心在猫薄荷上的海宇,并没有看到蒋易嘴角勾起的笑。
“哥”
“干嘛”
“我给你裤子开个放尾巴的洞吧”
“不要”
“可是你尾巴塞在裤子里不难受么”
“不难受”
“好吧”
可是下一秒,蒋易抄过剪刀咔嚓咔嚓把海宇裤子后面剪了一个不规则的口子,扽出尾巴,再捋顺。
海宇就在床上趴着也没说话,因为这样确实舒服好多,只是尾巴用力拍打着床面以示烦躁。
于是蒋易坐在海宇身边,左手胡虏着人柔软的发和耳朵,右手继续刷微博,不多时,就听见身边咕噜咕噜的声音。
扭头看了一眼海宇,趴在床上半眯着眼睛,与蒋易对视了一眼,慢慢闭上了眼睛。蒋易打开百度,输入“猫咪的肢体语言”,列出来一条条,蒋易挑有用的快速浏览了一下,大概了然。
轻轻拿过猫薄荷收好,给海宇拿了张单子盖在身上,趴在旁边看着他,看累了就拍几张照片,上传百度云,删照片,刷会儿微博。

* 猫咪愉悦时会发出呼噜的声音。

*如果猫咪与你对视,然后缓慢地闭上眼睛,这说明它们给了你一个飞吻。


录制节目的时间快到了,蒋易拍拍海宇示意他起床。迷迷瞪瞪的海宇坐起身,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伸手揉了揉眼睛。
“几点了…”
“快到时间了,你稍微醒一醒就可以走了”
“啊…好”
起身,一脸迷糊的海宇拉起蒋易的手就出门准备进电梯。
蒋易见状,立马拉着海宇回他自己的屋里。伸手捋了一把猫尾巴。
“你就打算这么出门?”
“啊?啊…喔”
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海宇坐在床上慢慢吞吞的脱着裤子,褪下裤腿后又打了个哈欠,起身站到衣柜面前着裤子。
“裤子…裤子…裤子…”
拿起件运动裤随便套上,尾巴仍旧塞在屁股后一团,便拉着蒋易手腕出门,拐弯,进电梯。
进电梯后的蒋易因为在路上没碰见人而小庆幸了一下,用没有被海宇拉着的手伸在海宇脑袋上揉了两把,帮他扣上从房间里拿的帽子。侧过身子挡住电梯里的摄像头,手伸进海宇裤子里面,把尾巴整理好。
“叮—”
一层到了,海宇手都没松的继续拉着蒋易手腕,出酒店。被外面的小风一吹,有点冷,海宇稍微有些清醒,裹紧衣服往前快走了两步,拉着蒋易的手自然的就松开了。蒋易心里有些莫名的小失落。
到了现场两人发现台本没拿,不过幸亏已经记得差不多了,现场还有一份富裕本子。两人凭着印象稍微改了改,对了一遍词儿觉得差不多了。海宇扣着帽子坐在角落里拿着手机玩游戏。
卡司们陆续到齐了,眼尖的九粒儿一眼就瞄到了带着帽子的海宇。
“诶诶诶,说自己不适合戴帽子的某人怎么今天带帽子啦?”
走过去伸手想把帽子拿下来,却被蒋易一个大手扣住,海宇一脸迷茫的抬头看看他俩,又继续低头。九粒儿见海宇也不说话,眼神又和往常不太一样,此时的蒋易又那么护着,撇撇嘴走了。
心里犯嘀咕的蒋易回头看了一眼海宇。他帽檐遮住了眼睛,蒋易便低了低头,靠近了一些,却听到了细细的呼吸声。
…睡着了?怎么这么能睡。
伸手把人手里的手机拿过来,锁屏,揣兜里。
快开始了,蒋易晃了晃海宇让人醒一醒,搂着肩膀带他去换衣间。旁边众人一脸茫然,平常海宇换衣服都不让蒋易进的啊?
虽然金姐提供的更衣间算大了,但两个大男人在里面还是略微有点挤。
上衣不用换,穿自己的就完全ok,换裤子!
让海宇坐在小凳子上,又拉又拽的把裤子脱下来,看见人后面悬着晃悠的尾巴,慢慢从根部捋到尖。
“喵”
一种像呻吟又像呜咽的猫叫从海宇喉头传了出来。
?!
低头看到了半阖眼的海宇,蒋易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突然了然,坏心的伸手轻轻抓住尾巴玩弄。
“唔…别闹”
尾巴左右躲着,从人手里抽出来又被捉住,几次之后,海宇不耐烦的睁开眼睛。
“别动了!好玩吗!!”
“哥我错了我错了,别生气”
在人头上顺了两把,平抚炸毛的海宇,拿着之前讨论好的海宇的背带裤,引导海宇一点点穿上,帮他捋平尾巴,系上扣子。套上围裙。
一想,这猫耳也不能让人化妆师给弄了啊,一咬牙,拿起发网给人套上,再戴假发。
诶,哪边是前哪边是后啊?诶,这么带是不是歪了?诶,发网怎么掉下来了?啊啊啊啊啊啊!!杀了我算了!!
此时蒋易内心如上。
唧唧歪歪半个小时,终于弄好了顺眼了,给人带上发卡,推出更衣室,让人坐在门口小凳子上,自己钻进更衣室三下五除二的换了衣服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太难憋了!!!!我为什么要作死挖这么个坑QWQQ不过最后就是节目录制和车了,要结束了,开心。

你俩没一起出去玩我都不信

翻了翻海宇微博,每次微博后面必带一个或者三个表情,而且后面的表情有时候会跟内容有关,比如圣诞树的,比如小太阳的。蒋易一般表情会放在中间,表情带掏心摊手微笑doge…今天发的吃橘子内容带个橘子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海宇发的/托腮

我觉得我的梦有些奇怪。之前梦见海宇和昨天梦见蒋易,两次都是梦中梦,都梦见我们自拍。但是海宇那个梦是,第一个梦醒了,发现手机里照片没了,但是我还坐在原地(剧场)。昨天蒋易的那个梦是,第一个梦我醒了发现我在家(躺在床上),私信蒋易然后蒋易把照片私信给我了。而且两个人从来没在同一个梦里出现过…这我就很疑惑了…因为之前因为蒋易总翻牌儿,所以蒋易在心里比海宇重,然后就梦见了海宇。现在觉得海宇城府深,两个人的重量就颠倒了过来,就梦见了蒋易…这是不是脑子里在提醒我别忘记某个人啊…

【江海车】猫(上)

*流水账

*瞎写的

*剧情车

*海宇视角+第三视角

*猫系海宇



某天,海宇早上起床,掀开被子穿衣服,突然发现床上多了一根黑色的棍子,心里纳闷,想把东西扔走,用力一捏。
“啊嗷嗷嗷,疼疼疼!”
居然是软的,毛茸茸的,怎么尾巴骨那里还那么疼啊。
伸手摸摸屁股后面,定睛一看,是根尾巴。手的触感和视觉连接起来,似乎是在告诉自己,这跟尾巴是从他屁股后面顺到前面的。
尾尾尾尾巴!?有点像猫的,那耳朵…
想到这里,伸手向头顶伸去,柔软的触感让自己浑身一震,却又离不开这毛茸茸的部位。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(っ゚Д゚)っ怎么办怎么办变成猫了!
可是其他部位还好好的啊,海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,嗯,和以往没有区别。
下床,到镜子前照照,好像除了尾巴和耳朵,并没有多什么或者少什么的样子。
“叩叩叩”
“谁啊”
“我,蒋易”
门外传来蒋易的声音,脑子里泛出一张充满无奈的大马脸。
海宇一时慌了神。
一定不能让他看见!
“等等啊”
忙揪起旁边的衣服裤子套上,把尾巴团成一团塞在屁股后面,用手抚平耳朵带上了帽子。被压的很不舒服的耳朵一直在抖。
“来了来了”
小跑着过去给蒋易开门,看到门口乐呵呵的大马脸,自己也不禁露出了牙。
“今天该录像了,咱们再排一遍吧”
“好,进来吧,等我找找稿子哈”
看着蒋易慢慢走进来,海宇心里突然有些地盘被侵占的别扭,深吸了两口气,平复下有些痒的心,强忍着别扭坐在蒋易身边。

排完了一遍,海宇趴在了床上,尾巴忍不住的在裤子里面鼓动,蒋易像日常开玩笑一样拍了一下海宇屁股,以往没有的柔软触感惊的蒋易把手一下子缩了回来,海宇则像触电一样从床上弹起来。
“我…”
“你…”
“你先说”
“你先说”
“好吧我先说”
海宇叹了口气,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大概的跟蒋易讲了一遍,抬头看见他闪着光的眼睛,就觉得有不好的预感。
“我能看看吗!”
果然。
海宇扶额,摘下了帽子,立刻感觉一只手直直的扣在了自己头上,用力胡撸。歪着头更方便他揉弄自己的头发和耳朵,偶尔他的手碰到耳朵里面的绒毛,耳朵会抖几下,他就会更兴奋的捉住耳朵大力揉捏,耳朵的触感让自己不禁全身发颤。
“蒋易你玩儿够没”
“没,还想看看尾巴!”
“不不行!尾巴不能…喂!”
话还没说完,某易变的像大型犬一样,扑上来开始扒自己裤子。伸手试图把他推开,然而他就像一块口香糖一样黏在海宇身上。
“行了!你下去,我自己来( ̄  ̄|||)”
一秒没看见的功夫,大型犬乖乖的跑到旁边的沙发坐好盯着自己这里。
心里一惊。说的到轻松,虽然是同性,可也没为了这档子事儿给对方脱裤子看过啊。海宇心里犯犹豫。
“我,我去锁门”
起身准备往门口逃
“我锁过了”
海宇一拍脑门。为了防止别人打扰两人对词排练,蒋易养成了一个进屋落锁的习惯。
一咬牙一跺脚。海宇自暴自弃似的把腰带一解,把裤子褪到大腿根,黑色的尾巴像脱离了禁锢一样跳了出来,在外面晃来晃去。
蒋易不知道猫的尾巴不能动,大手一抓,黑色的尾巴从他手中抽了出来,再抓再抽再抓再抽。
“好了好了,看完了得了”
说完海宇提上了裤子,系好了腰带
“我先睡会儿,开始之前记得过来叫我”
“不吃饭了?”
“不吃了,困…”
说完,海宇钻进了被窝开始争取时间呼呼睡起来。
蒋易摇了摇头,迈开腿出门。
等海宇醒了的时候,发现床头桌上放着外卖,里面是鱼排盖饭,旁边还有一张字条。
【醒了把饭吃了,到时间我去叫你】
稍微感动了一下,又听到自己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,便呼啦呼啦的开始吃饭。
睡饱了吃饱了,海宇觉得也没什么事情,就去隔壁串门,然而大家不是在对词就是出门去了,百般无聊下,推开了蒋易的屋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着写着就写成流水账了,也不知道在总裁生日之前能不能写完,害怕。

【江海】还是你(七)

*蒋易视角+第三人称
*OOC
*文风稍阴暗,如果看到一半心理不适一定要点退出或者把这篇文划走!




在门外,刚拿出烟叼住,在兜里翻找打火机的时候,一个打火机顶着小小的火苗飘了过来。蒋易还以为是哪个烟友看他找不到顺手帮的一把,忙凑过去,连嘬几口。
烟着了,等他抬头要谢谢的时候,发现是还没换衣服的海宇。带着大姨的装扮,手里拿着打火机。蒋易对着海宇,莫名的想笑。
“诶哥?你怎么出来了”
“下了场没发现你,肯定是出来抽烟了”
心底有些暖。下了场还会找我,还一找一个准,真是了解我。

抬手搔了搔头
“哥你快回去换衣服,外面冷。”
“好,你抽完在这儿等会儿我,我换完衣服过来教教你结束舞”
“好嘞”
有些开心,跟哥独处,开心,没由来的开心。
抽完烟,从兜里摸出个口香糖,剥开纸放嘴里嚼嚼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,海宇没跟自己说过不喜欢烟味儿,但只要两人有近距离的接触,之前如果抽过烟,必定会往嘴里放块口香糖。
“等久了吧”
“没有哥,我这才刚抽完,正好你就来了”
搓了搓抽烟冻了有些冷的左手,准备开始跟海宇学动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长时间没写文儿了,没有存货了

占有欲

喜欢,两个人的感觉特别合我口味

烁辉:

#江海##霸道蒋易走起#


是个人都会发现————蒋易对张海宇有着深深的占有欲
1、


彼:海宇呀,剧本的这边我想改一下,你过来我们讨论一下吧。


海:好咧,哥


蒋:不要!


蒋易突然从背后把张海宇紧紧抱住,表明了“这货是我的!”的态度


海:【无语ing】蒋易,放手


蒋:师哥,我不~


我天,还有撒娇的鼻音!


海:我就去一会!


蒋:不要ヽ(≧Д≦)ノ


海:【扶额】哥,我可以带着这么个玩意吗?


彼:你们开心就好!


2、


郄:海宇,这期有我们的戏份,来对下戏吧。


海:好呀,蒋易你跟着我干什么?(=_=)


蒋:怕他跟你动手动脚。。。


海:说什么鬼话!


蒋:我在说,我爱你呀


海:说这个干什么!Σ(|||▽||| )


蒋:不是你问我在说什么鬼话的吗?我在说我爱你呀~


说完蒋易搂住张海宇的肩就在张海宇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


整个对戏过程中,郄易看着大姨羞红的脸以及从背后传来的来着大姨父的炙热的视线,郄易只觉得,生无可恋!!!


3、


张海宇有的时候会和蒋易一起外出,虽然都有变装,但他俩的迷妹们还是会发现,并且求合照,百乐门的卡司是自家人但遇上粉丝蒋易就真的不好拒绝了。


蒋易默默的把自己插在漂亮的女粉丝和自家师哥中间,好不容易照拍完了,那妹子还用撒娇的口气希望和张海宇来个拥抱,你们也是知道张海宇经不起撒娇,看看蒋易被他惯的也就知道了


海宇当然是答应了人家妹子的请求,但蒋易不干啊,就在他俩快要抱上的时候,蒋易突然的给了张海宇一个熊抱,把他整个人包住了,人家妹子就不明所以的抱上了蒋易的后背,然后在持续懵逼中被小伙伴拖走


尽管人家妹子都走了蒋易还是不放开张海宇


挑起嘴角坏坏的凑到张海宇耳边,呼着热气,用他那磁性的嗓音淡淡吐出一句








“张海宇,你是我的~”

【江海】还是你(六)

*蒋易视角+第三人称
*OOC
*文风稍阴暗,如果看到一半心理不适一定要点退出或者把这篇文划走!


从场上下来,所有步骤都很完美,他的食指也很正好的几次都点到了我的鼻子上。
下场没着急换衣服,看着海宇急匆匆的奔向化妆室换大姨的短袖,不禁有点心疼。于是坐在门口的凳子上等他。
看他被化妆师画上夸张的阴影,鲜艳的口红,他却对着镜子熟悉台词的时候,才觉得他真的是用尽了浑身解数。
开录的前五分钟,蒋易就已经在摄影机后等着节目开始了。他没有看这期大姨的本子,莫名有些期待。
“马龙!”“哎,张继科”
“马龙!”“哎,张继科”
总觉得这里有点不对呢…更不对的是,在候场的张继科听到这句话居然开始笑了起来。奇怪啊奇怪…
蒋易看到海宇伸手撕张继科衣服的时候还真是有点心里不舒服。虽然眼尖的他看到张继科里面还穿了一件,那也不舒服,非常不舒服。
这时候,一直不见的金靖突然蹭了过来“你闻见一股酸酸的味道了吗?我找了好久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”
“不…不知道”
金靖又蹭走问别人去了。
看完了大姨这节目以后,蒋易真是有些庆幸没去换衣服。他居然看到自己亲爱的师哥笑场了!?自己认为处事不惊,大风大浪也不会眨一下眼的师哥居然笑场了!?
不能接受的蒋易决定去换衣服顺便出去抽根烟换个心情,反正离结束舞还很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