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都.

这里冰点,无肉不欢,感谢你来

【江海车】猫(中)

*车
*随意视角…写到哪儿是哪儿
*猫系海宇

推了推门,发现门没锁,轻轻的推开门,蹑手蹑脚的踩进去,发现蒋易正坐在椅子上玩手机,由于背对着门,所以没有看到门口的情况。
海宇探个头,发现蒋易屏幕上,是一个人穿着绿色的衣服画着夸张妆容的自拍。凑近了仔细看,这这这这不是自己之前活动的自拍吗!?
眼睁睁的看蒋易长按屏幕,保存,翻下一张,长按屏幕,保存再翻下一张,气不打一处来,伸手抢过手机就跑。
可惜脑子不灵光,跑错了地方。本来直着跑能直接出门的,谁让他非得拐个弯儿呢,拐进了厕所墙壁与床的夹角里。看着迎面而来的蒋易,海宇突然觉得自己就是在作死,但是谁让他看自己黑历史的呢!
海宇闭起眼睛,用力伸胳膊把手机举到头顶,为了不让蒋易拿回手机,甚至还垫起了脚。然而他低估了蒋易的身高,也低估了蒋易的智商。
只见蒋易从旁边桌上抄起一包类似干草末的东西,在海宇面前晃晃,一道黑影闪过,再看的时候,海宇已经扑到了蒋易的怀里。
【玩家蒋易获得手机x1海宇x1】
等海宇自己反应过来,脸已经红的直冒烟儿了,立马推开,坐床上低着头。蒋易却像事先知道海宇反应一样,捏着那包干草末看着海宇咧嘴笑。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屋子里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,还是蒋易先开头的话。
“还害羞呢?”
“……”
“害什么羞啊,又不是没抱过”
“……”咬唇,抬头,瞪。
“好啦好啦,”走过去坐在人旁边,勾着人肩膀“不是你的问题”
蒋易拿出那包干草末,海宇立刻抬头盯着干草末。
“猜猜这是什么”
“什么草的粉末?”
“猫薄荷”
“……蒋易你给我出去!”
蒋易伸手把装着猫薄荷塑料包扔到床上,海宇就顺着塑料包的轨迹扑了过去,趴在了床上。一心在猫薄荷上的海宇,并没有看到蒋易嘴角勾起的笑。
“哥”
“干嘛”
“我给你裤子开个放尾巴的洞吧”
“不要”
“可是你尾巴塞在裤子里不难受么”
“不难受”
“好吧”
可是下一秒,蒋易抄过剪刀咔嚓咔嚓把海宇裤子后面剪了一个不规则的口子,扽出尾巴,再捋顺。
海宇就在床上趴着也没说话,因为这样确实舒服好多,只是尾巴用力拍打着床面以示烦躁。
于是蒋易坐在海宇身边,左手胡虏着人柔软的发和耳朵,右手继续刷微博,不多时,就听见身边咕噜咕噜的声音。
扭头看了一眼海宇,趴在床上半眯着眼睛,与蒋易对视了一眼,慢慢闭上了眼睛。蒋易打开百度,输入“猫咪的肢体语言”,列出来一条条,蒋易挑有用的快速浏览了一下,大概了然。
轻轻拿过猫薄荷收好,给海宇拿了张单子盖在身上,趴在旁边看着他,看累了就拍几张照片,上传百度云,删照片,刷会儿微博。

* 猫咪愉悦时会发出呼噜的声音。

*如果猫咪与你对视,然后缓慢地闭上眼睛,这说明它们给了你一个飞吻。


录制节目的时间快到了,蒋易拍拍海宇示意他起床。迷迷瞪瞪的海宇坐起身,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伸手揉了揉眼睛。
“几点了…”
“快到时间了,你稍微醒一醒就可以走了”
“啊…好”
起身,一脸迷糊的海宇拉起蒋易的手就出门准备进电梯。
蒋易见状,立马拉着海宇回他自己的屋里。伸手捋了一把猫尾巴。
“你就打算这么出门?”
“啊?啊…喔”
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海宇坐在床上慢慢吞吞的脱着裤子,褪下裤腿后又打了个哈欠,起身站到衣柜面前着裤子。
“裤子…裤子…裤子…”
拿起件运动裤随便套上,尾巴仍旧塞在屁股后一团,便拉着蒋易手腕出门,拐弯,进电梯。
进电梯后的蒋易因为在路上没碰见人而小庆幸了一下,用没有被海宇拉着的手伸在海宇脑袋上揉了两把,帮他扣上从房间里拿的帽子。侧过身子挡住电梯里的摄像头,手伸进海宇裤子里面,把尾巴整理好。
“叮—”
一层到了,海宇手都没松的继续拉着蒋易手腕,出酒店。被外面的小风一吹,有点冷,海宇稍微有些清醒,裹紧衣服往前快走了两步,拉着蒋易的手自然的就松开了。蒋易心里有些莫名的小失落。
到了现场两人发现台本没拿,不过幸亏已经记得差不多了,现场还有一份富裕本子。两人凭着印象稍微改了改,对了一遍词儿觉得差不多了。海宇扣着帽子坐在角落里拿着手机玩游戏。
卡司们陆续到齐了,眼尖的九粒儿一眼就瞄到了带着帽子的海宇。
“诶诶诶,说自己不适合戴帽子的某人怎么今天带帽子啦?”
走过去伸手想把帽子拿下来,却被蒋易一个大手扣住,海宇一脸迷茫的抬头看看他俩,又继续低头。九粒儿见海宇也不说话,眼神又和往常不太一样,此时的蒋易又那么护着,撇撇嘴走了。
心里犯嘀咕的蒋易回头看了一眼海宇。他帽檐遮住了眼睛,蒋易便低了低头,靠近了一些,却听到了细细的呼吸声。
…睡着了?怎么这么能睡。
伸手把人手里的手机拿过来,锁屏,揣兜里。
快开始了,蒋易晃了晃海宇让人醒一醒,搂着肩膀带他去换衣间。旁边众人一脸茫然,平常海宇换衣服都不让蒋易进的啊?
虽然金姐提供的更衣间算大了,但两个大男人在里面还是略微有点挤。
上衣不用换,穿自己的就完全ok,换裤子!
让海宇坐在小凳子上,又拉又拽的把裤子脱下来,看见人后面悬着晃悠的尾巴,慢慢从根部捋到尖。
“喵”
一种像呻吟又像呜咽的猫叫从海宇喉头传了出来。
?!
低头看到了半阖眼的海宇,蒋易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突然了然,坏心的伸手轻轻抓住尾巴玩弄。
“唔…别闹”
尾巴左右躲着,从人手里抽出来又被捉住,几次之后,海宇不耐烦的睁开眼睛。
“别动了!好玩吗!!”
“哥我错了我错了,别生气”
在人头上顺了两把,平抚炸毛的海宇,拿着之前讨论好的海宇的背带裤,引导海宇一点点穿上,帮他捋平尾巴,系上扣子。套上围裙。
一想,这猫耳也不能让人化妆师给弄了啊,一咬牙,拿起发网给人套上,再戴假发。
诶,哪边是前哪边是后啊?诶,这么带是不是歪了?诶,发网怎么掉下来了?啊啊啊啊啊啊!!杀了我算了!!
此时蒋易内心如上。
唧唧歪歪半个小时,终于弄好了顺眼了,给人带上发卡,推出更衣室,让人坐在门口小凳子上,自己钻进更衣室三下五除二的换了衣服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太难憋了!!!!我为什么要作死挖这么个坑QWQQ不过最后就是节目录制和车了,要结束了,开心。

评论(16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