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都.

这里冰点,无肉不欢,感谢你来

【江海车】猫(上)

*流水账

*瞎写的

*剧情车

*海宇视角+第三视角

*猫系海宇



某天,海宇早上起床,掀开被子穿衣服,突然发现床上多了一根黑色的棍子,心里纳闷,想把东西扔走,用力一捏。
“啊嗷嗷嗷,疼疼疼!”
居然是软的,毛茸茸的,怎么尾巴骨那里还那么疼啊。
伸手摸摸屁股后面,定睛一看,是根尾巴。手的触感和视觉连接起来,似乎是在告诉自己,这跟尾巴是从他屁股后面顺到前面的。
尾尾尾尾巴!?有点像猫的,那耳朵…
想到这里,伸手向头顶伸去,柔软的触感让自己浑身一震,却又离不开这毛茸茸的部位。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(っ゚Д゚)っ怎么办怎么办变成猫了!
可是其他部位还好好的啊,海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,嗯,和以往没有区别。
下床,到镜子前照照,好像除了尾巴和耳朵,并没有多什么或者少什么的样子。
“叩叩叩”
“谁啊”
“我,蒋易”
门外传来蒋易的声音,脑子里泛出一张充满无奈的大马脸。
海宇一时慌了神。
一定不能让他看见!
“等等啊”
忙揪起旁边的衣服裤子套上,把尾巴团成一团塞在屁股后面,用手抚平耳朵带上了帽子。被压的很不舒服的耳朵一直在抖。
“来了来了”
小跑着过去给蒋易开门,看到门口乐呵呵的大马脸,自己也不禁露出了牙。
“今天该录像了,咱们再排一遍吧”
“好,进来吧,等我找找稿子哈”
看着蒋易慢慢走进来,海宇心里突然有些地盘被侵占的别扭,深吸了两口气,平复下有些痒的心,强忍着别扭坐在蒋易身边。

排完了一遍,海宇趴在了床上,尾巴忍不住的在裤子里面鼓动,蒋易像日常开玩笑一样拍了一下海宇屁股,以往没有的柔软触感惊的蒋易把手一下子缩了回来,海宇则像触电一样从床上弹起来。
“我…”
“你…”
“你先说”
“你先说”
“好吧我先说”
海宇叹了口气,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大概的跟蒋易讲了一遍,抬头看见他闪着光的眼睛,就觉得有不好的预感。
“我能看看吗!”
果然。
海宇扶额,摘下了帽子,立刻感觉一只手直直的扣在了自己头上,用力胡撸。歪着头更方便他揉弄自己的头发和耳朵,偶尔他的手碰到耳朵里面的绒毛,耳朵会抖几下,他就会更兴奋的捉住耳朵大力揉捏,耳朵的触感让自己不禁全身发颤。
“蒋易你玩儿够没”
“没,还想看看尾巴!”
“不不行!尾巴不能…喂!”
话还没说完,某易变的像大型犬一样,扑上来开始扒自己裤子。伸手试图把他推开,然而他就像一块口香糖一样黏在海宇身上。
“行了!你下去,我自己来( ̄  ̄|||)”
一秒没看见的功夫,大型犬乖乖的跑到旁边的沙发坐好盯着自己这里。
心里一惊。说的到轻松,虽然是同性,可也没为了这档子事儿给对方脱裤子看过啊。海宇心里犯犹豫。
“我,我去锁门”
起身准备往门口逃
“我锁过了”
海宇一拍脑门。为了防止别人打扰两人对词排练,蒋易养成了一个进屋落锁的习惯。
一咬牙一跺脚。海宇自暴自弃似的把腰带一解,把裤子褪到大腿根,黑色的尾巴像脱离了禁锢一样跳了出来,在外面晃来晃去。
蒋易不知道猫的尾巴不能动,大手一抓,黑色的尾巴从他手中抽了出来,再抓再抽再抓再抽。
“好了好了,看完了得了”
说完海宇提上了裤子,系好了腰带
“我先睡会儿,开始之前记得过来叫我”
“不吃饭了?”
“不吃了,困…”
说完,海宇钻进了被窝开始争取时间呼呼睡起来。
蒋易摇了摇头,迈开腿出门。
等海宇醒了的时候,发现床头桌上放着外卖,里面是鱼排盖饭,旁边还有一张字条。
【醒了把饭吃了,到时间我去叫你】
稍微感动了一下,又听到自己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,便呼啦呼啦的开始吃饭。
睡饱了吃饱了,海宇觉得也没什么事情,就去隔壁串门,然而大家不是在对词就是出门去了,百般无聊下,推开了蒋易的屋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着写着就写成流水账了,也不知道在总裁生日之前能不能写完,害怕。

评论(11)

热度(19)